我的貓娃子已經16歲了,它叫豬豬,因為它我16年未疊被子

2005年4月,我開始跟一個小生命有了16年的交集。見它第一面的時候,它大約也就十幾天的樣子,還沒睜眼睛,灰突突的毛,簡直像只小老鼠。

它是一隻流浪貓生的,也不知道它的媽爸是誰,只是被人偶爾撿到的。

當時我和姐姐在收養流浪貓,一共前後差不多也有60多隻,每週我和姐姐都要去趕集,給它們買一大堆海魚和饅頭,把魚弄熟了,把饅頭掰成一小塊一小塊,拌到魚裡。

還要定期給這些流浪貓打防疫針,姐姐負責按著貓,我負責打。

怕這只如灰老鼠般的小貓沒有奶吃,就讓一隻正在養小貓的白貓媽媽喂著了。

因為貓也太多,這只不起眼的小灰貓也沒有名字,它比別人長得都弱,動作又慢,吃奶也搶不上。

經常要把那些吃差不多的小奶貓拿出來,再給灰貓放進去安排吃奶。

長到一兩個月後,別的小貓都能上躥下跳地爬得飛快,灰貓也跟著慢吞吞地爬高,等它爬到一半時,人家別的小貓就踩著它的腦袋已經蹦下來了。

它就像一隻肉蟲子,腿還短,沽湧沽湧半天,也跑不遠,啥都比別人慢半拍。

我就拿家裡來養了,它比別人長得小半頭,單獨養,還能強點。

後來,就這麼一直留下來了,一晃16年了。

越長越發現,這貓娃子像挪威森林貓,估計父母有一方是長毛貓,它又變成了黑白貓。

從小就喜歡趴在我身上睡覺,天冷沒來暖氣時,就躲在我被窩裡,因為它習慣了我的氣味,膽子又非常小,被子疊上後,它也鑽裡面,怕它憋壞了,索性被子也不能疊了。

因為平時只有我和它,所以家裡來外人或者家人,它都害怕,就會藏起來,膽子比老鼠還小,至今也搞不清楚為啥。

等到外人走了後,它才出來,就算人家呆一天,那它也要躲一天不吃不喝不上廁所。

以後再來人,我只要把被子掀開點,說:來人了,趕緊藏起來。它馬上就鑽被子裡。

它長到七八斤的時候,有時候我逗它,把被子疊起來,它鑽不進去,就坐在被子前,不停地喵喵喵,只能又得把被子攤開。

天冷時候這傢伙喜歡蓋各種東西睡,被子、小毯子、羽絨服。

每晚睡覺前,它還要用小爪扒拉我胳膊,親親它的小腦袋,一遍還不行,好幾遍它才肯睡。

養貓絕對是個散財又費勁的活兒,因為它要天天練爪子、掉毛。

布藝沙發已經撓壞3個了,每個沙發也要幾千塊,把外面的布撓壞,再把裡面的海綿都掏出來撕成碎塊,最後一直撓到露出木頭。

窗簾、床單更是不知道蹬壞了多少個,上面全是口子,給它買了條地毯練爪子,還是經常別的東西不經意被破壞。

還要經常給它擦眼屎、剪指甲、剪毛、梳毛、滴眼藥水,中午還要有一頓小零食,要麼是醬豬肝(還必須專門一個牌子的,其它牌子不吃),要麼是黃花魚罐頭,要麼是低鹽午餐肉,要麼是雞肉小貓條。

每天還要喂各種維生素片、益生菌,越老越要照顧細些,怕生病。

很多人不理解,一隻貓至于麼,比對人還養得精細。

我想說,至于。因為到今天為止,任何人都沒有它陪我的時間久,包括父母。

我在人生最低谷、最難的時候,就它一直在陪著我。

我生病住院、我為一些事情打官司、我去對付欺負我的那些人,沒一個人幫我。

連跟我認識十幾年的朋友都離開了好幾個,因為他們覺得我這個人沒有了利用價值。

當生病疼得死去活來、抑鬱症、焦慮症睡不著覺的時候,在身邊的,只有它。

後來,我搬了新家,我給它換了新名字,改叫豬豬。雖然人可以像豬一樣的生活,但不一定像豬一樣的快樂。

所以,我要快樂,我要像豬一樣沒心沒肺的生活,也要把自己吃得胖胖的。

其實貓是懂得人的情感的,在我過去的十來年中,它一直跟我一樣,心思重,長不胖,一隻十來年的貓,一直是8斤重,而我也一直不到90斤。

自從住進新家後快一年了,它才開始胖起來,因為它也感受到了我的變化,也知道我逐漸在開心、逐漸不哭了、逐漸不狂躁了。

我把它訓練得像小狗一樣,一些指令都能聽得懂,過來、躲開、坐下、趴趴睡覺、親一個、別吵吵……它都能照做,雖然比不上狗的智商,但已經很好了。

一個一直依賴你的小生命、一直把你當親人的小生命、一直信任你的小生命,你還有什麼理由不對它好呢?

它早已經成為我的家人,但以前我的父母不理解,我生病時候,甚至我爹還要把它捆了扔掉,我以跳樓相逼,他才沒有動手。

在他的眼裡,那只是一隻貓,但在我眼裡,它給我的是溫暖、是陪伴、是愛。

它生過兩次病,第一次是胃腸炎,第二次是便秘。

都是不吃不喝,差點死掉,好在都是些小病。但每次,我都睡不著的陪它經歷幾天,直到痊癒。

一晃16年了,按照人的年齡計算,它已經是百歲老人了,可這傢伙比我還硬實,還是繼續天天欺負著我。

上床搶地盤,上椅子搶位置,我睡覺的時候,天天在我臉上飛來飛去十幾遍。

有一次,我正睡得香,這傢伙也笨,沒飛明白,後腿一下磕在我的臉上。你要知道,突然被嚇醒、又被疼醒啥滋味兒,半個臉疼一天。

我都沒捨得打它,它那麼蠢,估計也不明白為啥被打,所以乾脆不打。

這傢伙,早上餓了,還會拿小爪打我的臉,要麼打鼻子,我實在不起來,它就用刨過屎的爪子按我嘴上……

沒辦法,怕它再摸我嘴,只能硬著頭皮起床給它弄吃的。

這傢伙有時候蠢,有時候聰明,跟人一樣。

更有意思的是,我經常給它拍照的時候,手機把它默認成狗,哈哈。

無論累也好、哭也好、笑也好,它是我的全部,我也是它的全部。

就是不知道當它回喵星球的時候,我會不會哭得死去活來,以後再不會養小動物,因為受不了失去和離去。

你的喵生裡,有我的人生;

我的人生裡,有你的喵生。

共喜、共悲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