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只大象決定——離家出走,展開了長達17個月的冒險,也是人類17個月的浪漫

2020年3月的某一天,16只可愛的亞洲象起床後,做了一個重大的「象」生決定——離家出走。

「世界這麼大,我象去看看。」

他們緩慢而安靜地離開了安然閒適的西雙版納猛養子自然保護區,一路向北,展開了一場為期長達17個月的冒險。

這其中還有剛出生的小象,懵懵懂懂,睡眼惺忪地跟在「旅行團」中。

他們走過了原始茂密的森林,來到了人類居住的村落,路過高聳的煙囪、寬闊的柏油、農民辛苦種植的玉米地……

但這一路,沒有人追逐驅趕他們……

雲南為它們成立了專門的保護工作組:「大象只是迷路了,我們要不知不覺地讓他們回到家鄉。」

終于,大象在三天前,走了1000多公里,徘徊了大半個雲南,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居住的地方。

他們這一路算得上幸運而順暢。

因為在這些大象看不見的地方,所有人都在為此努力著。

這是一個,可以拍成紀錄片,火遍全世界的浪漫故事。

···

當遷徙的大象進入人們的視野時,沒有人知道這將是一場長達一年半的旅途。

也不知道他們要去向何方,目的地是哪裡。

為了跟蹤這群大象,官方一共派出了150多台各式車輛和16架無人機,遠度3VS等大型無人機也參與了跟蹤拍攝。

無人機拍下了很多有趣又動人的畫面。

它們早上到中午都睡覺,睡覺的時候,總有兩頭大象站著,守護其他大象安心睡。

象群中有一頭小象誕生,大象睡著的時候,會把小象圍在中間,只為了保護這個群體中最小的幼童。

小象掉進了馬路旁邊的溝槽中,大象會用鼻子把它撈上來。

在叢林間休息時,大象還會用鼻子為小象驅趕蚊蟲,只為它擁有一個甜甜美夢。

夏天來了,太陽越來越大,沒有樹蔭的時候,小象們就待在象群腿下乘涼。

有時候調皮的小象會打打,但也會有長輩來勸它們和好。

更加真實的世界裡,我們看到了象群們的溫柔,他們和人類有著相似的情感,甚至有些情感更豐富。

他們緩慢、可愛、井然有序,守護彼此。

···

但是大象畢竟大龐大了,再小心翼翼,也還是笨拙而不可避免地闖入了人類生活的區域。

他們誤入山上的一家康復院,把一位腿腳不便的大爺嚇得躲在床底不敢出聲。

他們走到了苞米地裡,象吞虎咽地吃光了農民種的玉米。

他們聞到了酒香,「破壁入飲之」。吃光了百斤酒糟,搖搖鼻子拍拍屁股走了,留下一片狼藉。

他們欺負了幾隻雞,嚇壞了幾隻家養的雀兒。

一隻村裡很兇的大狗狗,原本是一方惡霸。

自從看到了大象,深知自己的渺小,抑鬱了好幾天,吃不下飯,甚至開始懷疑狗生……

那些故事聽起來有些好笑,但目前還沒統計完就已經有近千萬的損失,也真夠讓人心疼的。

但他們,從未傷害過人。

···

象群穿過昆明市,進入村子的時候,不光吃掉了玉米,連芒果也沒放過。

成噸成噸的收成和糧食都沒了,村民摸摸頭說:

「他們也不是故意的啊」

還有一隻離群的大象,曾躺在農戶家門口的屋簷下呼呼大睡,看著囂張跋扈,後來被遣返了。

附近農戶卻說:「他走了,我可能還會想他。」

在大象可能去到的村子,周圍都會準備渣土車,看到有走進人類聚集地的趨勢,渣土車就在經過的地方填埋一些渣土。

人們用這種方式讓大象改變行進方向,能夠儘量遠離村莊和危險。

我們對大象,展現出近乎寵溺的包容。

他們走過峨山,漫步在城市的柏油馬路上,黑漆漆的馬路,蒼茫的天地間,那一瞬間,從未如此強烈感覺到野性和人性的和諧。

這世界生命,本來就沒什麼先來後到的,也沒有誰冒犯了誰。

7月,一隻離群成單的公象,實在無法靠自己找到回家的路。他被麻醉,運回了棲息地,至今安好。

8月12日,最後14頭亞洲象跨過了元江。

它們由玉溪市元江縣曼來鎮進入普洱市墨江縣境內,重返傳統棲息范圍。

這一天,恰好是第10個「世界大象日」。

它們,終于回家了。

···

據說大象是記憶力很強的動物,那些濃重的情感記憶,會在他們的腦子中保留很久很久。

他們會怎樣回憶這段旅途呢?

而這趟旅途,大象們僅僅是安靜地穿過叢林、跨過溪流,彼此嬉戲、依偎入睡……

這些生靈展現的純淨和美好,就輕易地療愈了我們。

關于人和自然如何和諧共處,關于愛和包容,關于自我反思和尊重。

回家快樂。

這一路,人類給予的溫柔,希望你們感受到了。


用戶評論